0ClKf600.jpeg

△ 張國榮寫真集《慶》/夏永康 攝

嘿,哥哥,一轉眼10年了。

這幾天的心情時而平靜,時而複雜,我必須寫點什麼下來。

 

你知道嗎?3/31晚上,我一個人跑到台北信義威秀

看陳太為你在紅勘辦的十周年紀念會現場轉播

兩個廳都坐滿了,隔壁是個中年女人

臉上反映著屏幕光影,她默默地拭淚

隔著走道有對情侶,再過去有個女生

從頭到尾每一首歌,她都會唱

後排有三兩朋友一起來

我可以感覺到她們時而抓著手沉默著,時而驚呼著

 

雖然我們不是現場的觀眾

但大家一起鼓掌、屏息、掉淚、驚呼

你的大照片一出來,大家說著:「真的好帥/美啊。」

 

十年了,我一直不知道該怎麼說你在我心裡的位置

86年出生的我,算是個後榮迷吧

張國榮在三個字,在我的認知裡就是天王巨星

是我父母輩那代的巨星

有些閒言蜚語環繞,不過大明星總是如此的,沒入我耳

我們還忙著在郵購本上劃記孫耀威或鍾漢良的小卡或墊板

長我幾歲的表姊正在迷劉德華

我愛看港劇,不過記的都是周星馳的台詞

但常騷和表姑媽的戲我百看不厭,每看必被逗樂

 

該怎麼說呢?我太小以至於來不及領略你

就像我小學五年級初次讀《小王子》,感想是看不懂

當我十七歲時,心理酸酸的;

當我二十七歲時,我會邊看邊掉淚

 

那一天,你縱身一躍,我眼淚一直沒有停過。

 

那一年,SARS瀰漫全城,我穿著白衣黑裙的校服

站在三樓教室遠眺大海

眼睛憂憂的,心理苦苦的

同學問我怎麼了,我戴著口罩搖搖頭。

回到家裡,我一個人轉著電視台播放你的消息

眼淚還是無法停住。

我怎麼了呢?我也不知道。

 

那一年,我十七歲。

從那一天以後,時間從此切割。

 

在那些平淡無奇的日子裡,

我買杯飲料聽見廣播傳來你的《追》

我到宜蘭經過一家民宅,

聽見裡面電視機傳來的前奏馬上停步

轉頭笑著跟男友說:「我沒聽錯,是《我》。」

經過高樓時,我抬頭看,數著有幾層

屬到第23層時,我想著你一定十分痛苦,才會想飛。

電視轉播你的電影,我會想著那年我幾歲,在做什麼。

你來台北舉辦演唱會時,我才五年級哪。

看著小燕姐訪問你的影片,

我想著1998年是你來發《春天》的那一年,

你看起來神采飛揚。

然後是2000年,你做了一場至今仍無人可超越的演唱會

然後才又過了幾年我不忍再想下去。

 

每一年你的忌日,你的冥誕,我都想起你。

幾乎要花好幾天,徹夜無眠,

看著你的歷史資料,google著所有朋友對你的回憶

好像這樣能抓住一點那些來不及的遺憾,

能多了解你一點點,我無法克制自己,

我會掉眼淚,我好希望你沒走。

 

斷斷續續我在網誌或日記本上都寫下那些日子,

剛剛翻出來看,不禁像是看到當年那個剛上大學的女孩。

她在學校的視聽室借了一片〈金枝玉葉〉,

然後她看著螢幕中那個俊美又傲氣的家明一邊彈琴一邊慢慢地唱:

「這一生,也在進取」給阿Wing

她把頭埋在手臂裡不斷偷偷的流淚。

 

她和兩個朋友相約到台大去參加紀念電影放映會,

看了春光乍洩,

散場後,回家的路上,深夜的巷子哩,三人默默無語。

 

過了幾年,她念了研究所。

在課堂中,某次present的主題,

她向同學介紹心目中的你,

那頁標題是「秘密偶像」,用的是夏永康為你拍的相。

老師在某堂課放著你的「怨男」MV

她帶來洛楓《禁色的蝴蝶》。

 

她時常一個人默默地想著你,

可是她知道沒有關係,

因為你值得被這樣掛念著。

她只是害怕,只剩下悲傷怎麼辦?

她其實還是不忍聽「玻璃之情」,

看到霸王別姬就別過頭去。

 

10年過去了,我想用廣東話跟你說一句:

「哥哥,好掛住你。」

而且十年了,一點都沒有減少。

 

你真的太傳奇,

我在youtube的夢到內河MV下看到網友的一段留言

「已經這麼美麗,就不必這麼有品位了;

人這麼高貴,這麼優雅,就不必有好嗓子了;

唱得這麼好就不必再會作詞作曲了;

歌壇已經盛放到極致就不必再有好演技了;

演得那麼好也不必再有執導才華了;

已經這麼有才華,就不必是個這麼良善的人了

怎麼可以都讓他佔全了呢?」

 

 

我覺得再也不會有你這樣的星了;

就算有,那也不會是我這個世代了。

唯有你,給我這麼多的感動和驚艷,

唯有你,是唯一的。

 

你選擇飛翔,但大家如此痛著,

因為那一刻沒人拉的住你。

十年過去了,我不斷地想著許多事情

想著該怎麼面對,否則我會沉浸在難受當中。

幸而有那麼多愛你的人,

我在網路上看到好多榮迷分享著對你的愛,

我覺得自己的難過不是孤單的。

今晚我看到一則訊息,

當年在熱情演唱會的樂隊齊聚在一起,

甚至連西島千博也來一舞。

 

我聽到林夕在廣播裡聊你,

他說每一年要談起你,

都是從死海中翻出一片花,

過程是難受的,他說到後來都聲音哽咽了。

在電影院裡,梁朝偉一出來說話,

我都沒發覺自己哭了,

直到眼淚快速滑落臉頰,滴到身上。

 

嘿,你看到了嗎?

好多好多好多人想著你,

當我們看到天上星星就想著你,

We love u, too

 

但是有些事永遠無法從頭來過。

 

所以我不斷地想著,要對在世的人更好一些,

更寬容一些,更善良一些,

我無法想像當時你在狗仔的追逐下

還得承受那些痛苦,

我也無法忘記你在世時做出那些經典演繹,

而傳媒卻用難聽的字眼攻擊你,

這些在你走後,好像都被忘記了。

 

我要對在世的人更好一些,

我要去看那些所有我想看的表演,

我要真真切切的面對內心,永遠善良,

我要去領略生命中的每一種美,

我不要有遺憾。因為有些事無法從頭來過。

 

當我情緒低潮時,我想到如果我離開,

身邊的親人一定很難過。

當我知道朋友情緒低潮,我想著要盡量的陪伴,

因為我們都是人,我們都可能會病。

 

除了一班愛你的朋友、榮迷,今年療癒我的,

是你的摯愛,唐先生。

 

我不喜歡他被打擾,

幸而他也一向低調盡量不被找到,

可是這次他光站在前面都讓我心疼了,

他參加了揭幕,他在第二場的最末出來鞠躬,

他可以不這麼做,低調如他也從不曝光在鎂光燈前,

可是他走出來回應所有愛哥哥的人,

謝謝他,真的謝謝他。

 

在雲妮的廣播節目中的他點《你在何地》給自己,

替哥哥點《共同渡過》給歌迷,

點給自己的悲痛深沉,

點給歌迷的溫柔感性,盡在不言中,

對別人如此溫柔,而悲傷卻留給自己,

這就是哥哥的他。

 

我知道唐先生在替哥哥和我們說話,

他希望我們好好的過,

但我想跟他說,

我真心實意祝福他能幸福快樂健康平安在未來每一天的日子裡,

因為我相信哥哥不忍心他痛,

如果從頭來過,他一定會留下的。

 

痛已經太多,我希望下一個十年,

我能開始好好的回顧哥哥的作品,而不要一直掉淚,

我還希望能夠到香港和其他榮迷一起懷念哥哥,

未來的幾十年,我能笑著和子孫輩說,

這就是我的偶像,靓吧。

 

不變的是,我們永遠都掛住你,哥哥,你好嗎?

我們都會好好的喔,笑著看著星星想著你。

 

今天不點哥哥的歌了,

我點林夕懷念哥哥寫的「不求人」,陳奕迅唱。

作詞:林夕作曲:藍奕邦

請你 不必擔憂

我會緊記 你的心不會死

請你 不必傷悲

永遠都不變愛你

 

請你 覺得歡喜

你去嬉戲 我們那麼傷悲

請你 放心別離

我的心早載滿你

 

踏破多少荒草 渡過幾多里旅途

想知道今天你過得多好

沒求過你 你就當我驕傲

今天懇請你可好

 

請你 花些心機

兩者比較 做人有幾歡喜

請你 告知知己

你那邊可有怨氣

 

請你 公開天機

快告知我 如何看破生死

請你 挑選勝地

我有天總會見你

每個都總會見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ssiesky 的頭像
jessiesky

潔西耶

jessies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